Tecsunhomes 灯下漫笔

二件白汗衫(文/旭光)


文:admin 发表时间2018/7/10

  白汗衫,作为现在小孩是无须自己考虑的事。夏天没到,父母亲都会早早地给准备好了,当我们还是儿童时就没有这等好事了,不是讲父母不疼爱我们,而当时就是这个经济条件,那时全国上下,物质都很困难,尽管父母亲整日的辛勤劳动,一天能保证我们三餐有饭吃,这就是不容易了,那时虽然穿得不怎么样,但母亲都给我们洗得干干净净的,就是有破洞,母亲都给打上整齐的补丁,我们那时读书,同学们穿打补丁衣裤的人多得是,没什么稀奇的,不像现在年轻人,非得把一条好好的裤子故意剪几个洞,把肉露出来,这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,父母亲要给人家骂死,并且一定会说,这孩子父母肯定是懒虫,让孩子穿这种破裤子进学校,也不闲丑。我们家子女多,靠父亲的微薄工资维持家用,有时母亲做些零工贴补家用,生活十分的困难,我们当时到了夏天,老爸都是抱一些土白布,给我们每人做二件土布汗衫,这衣服好,颜色带点黄黄的,布很厚,超洗越白,等到洗得很白时,衣服也快没有用了。我母亲是一个很好的土裁缝,我们所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母亲做的,虽然土布衣服厚,穿着很热,但总比打赤膊要好得多。那时我好想像其他人家的孩子一样,穿上一件白色的圆领针织汗衫进学校。我的愿望是好的,但是,那是不可能如愿的。我那年刚好小学毕业,在家里等初中录取通知书,整日闲着没事干,到处瞎遛达。一天,我发现有一处房屋有人在往外运砖头渣,我就上前打听,知道这处要打三合土地面,所谓三合土地面,就是按一定的比例,把黄粘土,石灰、沙子一起搅拌均匀,就成了三合土,用三合土铺地面,然后夯实,最后用专用棒槌拍打使之平坦发亮,这种三合土地面干后,十分结实,又不泛潮,在当时是一种既经济又实惠的地面,所以需要小工拍打地面,我马上就问我行不行,那人说行是行,就是要跟我们头说一下,不然你拿不到工钱,并且要你家大人出面,我说行,于是我蹦蹦跳跳回家去了,晚上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爸,老爸说我明天去问问。第二天下午老爸回来告诉我,问过了,他们讲行,叫你明天去上工,我一听高兴地跳起来,就在这时,传达室老汪捎来信,叫我到传达室去拿录取通知书,我弟妹们都高兴的叫起来,哥哥考上了,哥哥考上了。这真是双喜临门,好事成双啊!
  第二天,我提前十分钟到了工地,工地有部分工人己到位。上班时间一到,搅拌机就开动了,工人们开始一担一担往里面运三合土,我也跟着其他工人用锄头把地面材料摊平,有的工人开始对地面进行夯实,整个过程十分有序。这些工人都是市一建的建筑工人,也有几个跟我一样是临时工。老工人就是老工人,他们把地面夯地很平,但是还是要在质量检测人员的严格检测合格后,方可进入地面拍打程序,我没有做过小工,更没有拍打过地面,我们在老师傅手把手教导下,从不会到会,拍打出地面质量也越来越好,并多次得到质量管理人员的好评。说起拍打地面,看似简单,真正做起来就不那么简单了,在夯实的三合土上用力拍打,把夯地面时留下的夯迹,用力把它拍平,并要求把夯过的地方必须要把它拍实、拍亮,这可就有点难度了,除了师傅指导,更重要的是自己慢慢地去体会、去对比,开头那二天,一到下工两只手都痛得抬不起来,几次想打退堂鼓,老工人总是鼓励我,要坚持,世上没有不辛苦的活,你再坚持二天就过去了,这个主要是你们平时干活少,一下子不适应,真累了可以休息一下,没关系的。就这样一次次想打退堂鼓,一次次在老工人帮助下坚持下来了。说实在话一棒槌一棒槌拍打,看上去是不很吃力,可时间长了就吃力了,所谓路远无轻担,我想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  记得有一个晚上,干了一天活的我,倒床就睡着了,半夜里忽觉得有人打我,我睁眼一看,是妈妈在为我打蚊子,只见她满手心都是血,两眼满是泪水,我说,妈你流泪作什么?妈妈说你睡吧,妈妈是心痛你啊,让蚊子叮成这样,都怪妈不好,连个蚊帐都买不起,你睡吧,明天还要上工,妈妈就在你身边,蚊子不会再来叮咬你了,我就在妈妈的麦杆扇的微风下又一次睡着了……。
  在工地上干活,人虽然累一点,但是还是很快乐的,每天上午可以休息一会儿,大约在半个小时左右,因为是夏天,下午二点钟才上班,三点半公司就会送来冷饮,下雨天每个人一根冰棒,天晴每个人二根冰棒,每天下午休息,我一拿冰棒就往家里跑,好在离家不远,我把冰棒送回去,让家里人分享,等我回到工地,老工人总是笑眯眯递给我一根冰棒,说,孩子吃吧!我说我吃过了,他总是笑着说,好样的,做人就该这样,他还笑嘻嘻地看着我把冰棒吃完,然后宣布开工,在这个乐于帮忙人,关心同志,认真工作的团队里工作是一种幸福。但是好景不长,一个月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,那天下班时,队长把我叫到旁边,拿出用红纸包着钱交给我,并语重心长地告诉我,这儿的活我们干完了,明天我们将到另外一个工地去了,这是你一个月的辛苦钱,你收好,今后的日子还很长,只要你都像这里这样勤快,今后不会饿死的。我谢过队长,又去感谢队里的叔叔阿姨们,特别是那几位关心体贴我的老工人们。
  下班回到家中,我把红包原封不动地交给母亲,第二天,我去看望同学,得知了我们班同学全部都被录取了,没有一个留级生,我想除了自身努力外,和辛勤耕耘的老师是分不开的,我们要感谢我们的老师,是他们无私的奉献,才使我们这些一字不识的顽童,如今成为一个中学生,我们更要感谢父母,是他们含辛茹苦把我们培养成人,又为我们能完成学业,贡献出他们所有的一切。下午,当我回到家中,只见一顶新蚊帐已挂在床上,虽不是纹纱做的。只要能防蚊虫就行,那时什么都要票,粮食有粮票,布有布票,就连蚊帐也要蚊帐票,蚊帐票更是紧张,十几家才有一张,我这蚊帐还是母亲托别人买的医药纱布做得,它充满了浓浓的母爱。我打开蚊帐,二件雪白的圆领针织汗衫整齐的摆在床上,知儿莫如母,她知道我在想什么,我迫不及待地穿上梦寐以求的白色的圆领针织汗衫,大小合适,妈妈满脸笑容的走过来,对我说,快脱下来,让妈给你洗一下,新衣服不能就这么穿的,上面有化学物质对皮肤会有影响的,我听取了妈妈的话,脱下真不愿意脱的汗衫,交给妈妈去清洗。
   那天晚上,我作了一个甜甜的梦,梦见我在一个处处都爱的环境里,那里没有蚊虫叮咬,人人都穿着华丽的衣服在幸福生活工作,我穿着我那件白色的圆领针织汗衫,背着书包高高兴兴的去上学,路上遇到了同学,他们也是穿着白色的圆领汗衫,我们一起唱着歌,兴高采烈向学校走去,由于太高兴,居然吵醒了父母,我也从梦中醒来,听到妈妈在跟老爸说,瞧这孩子高兴地这样子,虽然梦醒了,但总感到心里甜甜的……

  作者:旭 光
  2018年07月10日




首页 | 关于德胜 | 最新信息 | 产品介绍 | 业务内容 | 联系我们


American Housing System Provided by Tecsun Pacific,Inc.,USA
copyright 2005 Tecsun(Suzhou) Homes Co.,Ltd

苏ICP备16052245号